但二级代理必须纳入基伍的渠道管理体系中
发布时间:2018-07-02 03:36

  

  张文学,湖南隆回人,1998年,他从茅台酒厂租赁了一个子品牌开始进行推广分销。2002年,26岁的张文学已经赚得第一桶金,这五年的零售经验令他在以后很多以快打慢的战役中往往能抢占先机。

  张文学去了深圳,当时手机行业的暴利令人“触目惊心”。他决定以模具入手,从事高仿机或者改制机外壳研制。

  当时他们创办的公司是杰而望模具公司,2003年,张文学筹钱和朋友一起在深圳布吉区开办了一家做手机壳的工厂,承接一些手机厂商的配件订单。短短两年,张文学就淘到了第一桶金。

  不久张文学遇到了一个卡塔尔的客户,从与这个客户打交道的过程中他敏锐地看到了当时印度、东南亚、中东和非洲市场新兴的商机。

  张文学迅速建立了代工厂京维天,将拥有200多名工人的手机壳料厂,升级为手机整机制造厂,为这些第三世界新兴手机品牌做代工。

  在短短一两年时间,京维天的业务越做越大,订单遍及东南亚、南亚、西亚和非洲。

  但是在2007年下半年,由于竞争对手越来越多,张文学毅然创立品牌G-Five(基伍),决定将产品直接卖到印度。

  为了确保产品的稳定性能和控制成本,他们选择了当时针对不同市场、语言、底层协议更佳的Infineon(英飞凌)平台,这样一来手机成本可以降低近半。GFIVE也是当时中国最早采用Infineon平台的手机品牌之一。

  此外,张文学非常重视渠道建设以及对市场快速反应,基伍在市场都设有一个总代理,总代理可以自己去发展二级代理,但二级代理必须纳入基伍的渠道管理体系中。其次,基伍在每片市场上也会设置一个分公司,分公司总经理相当于基伍在当地的老板,可以动用一切资源从事营销活动,但必须一年内做到5%的市场份额。另外,分公司还必须熟悉当地消费者的需求,并将其传递到基伍的产品设计端。张文学自己也会经常带领研发人员乃至供应商到海外实地了解市场。

  2008年末,基伍同时进军迪拜和印度两个市场,半年后就成为迪拜市场占有率第一,印度市场占有率第二的手机品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