统统让公家埋单报销
发布时间:2019-02-19 19:25

  据悉,胡青延这个在任7年的科级干部,搬家的费用,家中的麻将桌、乒乓球桌,MP4播放器、出国用的箱包,妻子的香水,儿子的运动鞋,甚至与他人打牌赌博的费用,统统让公家埋单报销。不知不觉中,胡青延已经公私不分,他甚至认为自己购买私人物品就是为了工作。

  中国人心目中的古代清官形象代表是包公,可胡青延却是个当代人民公仆的翻版形象――“公包”型(群众评语)贪官,顾名思义,即吃喝拉杂睡都让公家“报销”。

  当然,胡青延不是“公包”型贪官第一人,此前曾有不少这样的腐败标本,名气最大的要数广东汕尾市原副市长马红妹,进了“号子”当检察官们审问她为什么把水果、面包、鸡蛋、衣服、油米等家庭消费也以办公用品名义报销时,她竟振振有词地发表其荒谬的“公仆观”。她说:“我认为我是人民的公仆,吃的,用的,都应该是公家的。”(见1998年8月15日《光明日报》)

  还有:云南栗坡县原县委书记赵仕永贪污受贿近500万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其中,大到万元以上的彩电、冰箱、皮包、手表,小到几元的洗漱品、袜子等,赵仕永都公然以公款报销,人们称他“报销王”(见2010年4月19日《昆明日报》);山西省交通征费稽查局晋中分局原党委书记邓军生也是此种另类,2004年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刑六年。邓的主要敛财套路是利用职权“报销”发票,被当地人讥讽为“报销书记”。(见2004年12月1日《检察日报》)

  不可否认,同类型贪官还有一串名字。然而,他们的共同特点有三:一是公私不分,认为当官的个人生活费用应该由公家埋单,实行“公包”;二是自报自批,仅做“发票文章”,不用求别人就能把事办成;三是监督机制薄弱,无人能阻止他们的腐败行径。

  从马红妹到胡青延,时间跨越了十三年,可是她们是一个“模具”里长出来的,从“理直气壮”到大伸其手,从自己审批到自己得钱,“连续剧”的主人公名字不同,脸谱和动作却像是后者克隆前者。

  笔者不相信胡青延们已经掌握了克隆术,但可以证明一个问题,同类型地腐败能够长时间的反复出现,表明“前车之覆”没有成为“后车之鉴”。在胡青延的所在单位,什么责任状签订、制度上墙、廉政讲堂等形式,统统不起作用,惟有“一把手”的签字笔“管用”。

  其实,查处腐败大案,重要的不是人数和案数,而是查处后的亡羊补牢,警示他人不敢重蹈覆辙,跟进管理措施让别人不能重蹈覆辙。因而,有关职能部门面对若干腐败大案的查获,欣喜之余莫把“补牢”程序丢失,让腐败案型“前无故人,后无来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