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很难想像以后的生 活会怎么过
发布时间:2019-02-25 07:27

  “当时没有任何疼痛的感觉,只见自己的手指断成了很多截,我捂着伤口就往外跑”

  万军华今年25岁,湖北人,到杭州下沙打工两年多。16日凌晨万军华在上夜班,像往常一样在冲床前冲着模具。凌晨2时许,当他伸手去拿冲好的模具时,冲钻突然冲了下来,万军华猝不及防,整只右手被机器压到:食指和小指各断下一截,中指和无名指各断下两面截。鲜血飞溅,六截指头落地。

  “以前都是踩一下,机器就冲一下的,这次不知为什么就冲了两次,可能是机器发生了故障,这样的几率只有千万分之一。”万军华后怕地说,“都说十指连心,但当时我真的没感觉到任何疼痛,在剧烈的刺激下,当时整个身体都麻木了。”

  万军华捂着流血不止的右手就往厂外跑,想打车去医院,但深更半夜,哪里还有车。“快,上车!”正在这时,工友王立卫骑着辆破自行车追了出来,手上提着个塑料袋,袋里装着正是万军华断下来的手指。十来分钟后,两人到了东方医院。

  医生一边用冰块将手敷好,一边说,“你的伤非常严重,快去市区其他医院看看吧。”医生联系了120,在救护车上,阵阵疼痛开始向万军华袭来……

  缝合血管的无损伤缝线非常细,十根线放一起也就一根头发丝那么粗。手术十多个小时后,手指被成功保住

  凌晨4时许,万军华被送到了市整形医院,院方立即启动了应急抢救预案。“快进手术室!”主任医师徐坚方打麻药、清创……5时左右,一切准备就绪后,断指从冷藏室取了出来,手术正式开始。

  “这种多指多段的病例,国内非常罕见,以前患者断指后,基本上就放弃了,对我们医院来说,建院20年来也是第一例。”徐坚方介绍说,手术的要求也非常高,手术前断指必须要良好保存,手术时血管吻合质量要高,并争取手术时间使断指尽快通血。“整个手术必须得在高倍显微镜下进行,缝合血管的无损伤缝线非常细,肉眼根本看不见,十根线放一起,也就一根头发丝那么粗。”

  骨头连接、血管缝合、神经缝合……手术一做就是十多个小时。“到下午四时多,开始失效了,全身开始钻心地痛,但不能动,我只好咬着嘴巴,强忍着继续手术,后来嘴巴都咬出血来了。”万军华痛楚地说。

  长时间的手术对患者是种考验,对医生同样是种考验。徐坚方医生说,“任何一根血管缝合不好,都会影响到整个手术的进行,所以只能在显微镜前一动不动地进行手术。十多个小时也没时间吃饭,只能每个手指缝合后,观察手指通血期间,参加手术的医生轮流出去扒几口饭吃。”

  昨天下午,记者在市整形医院病房看到了术后的万军华:右手掌上缠满了绷带,四个断指上都插上了钢针,伤口进行了缝合,手上已有些许血色,女朋友在一边陪伴着,显得轻松了不少。“现在情况还好,已经不怎么痛了。”万军华说,“我还年轻,要是没有右手,我真的很难想像以后的生活会怎么过!”

  “目前患者生命体征稳定,应该说基本上没问题了,但手术后仍有7天的危险期,可能会出现血管堵塞、痉挛等现象,这两天我们还要进一步观察。”徐坚方医生表示,如果不出现意外,万军华右手如吃饭、写字等基本功能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只是多关节配合的小动作会有影响。(记者陈良江实习生戴慧兰 杭州日报)